Linux Linux
AD
首页 > 曝光 > 正文

伟康医疗现金流数据异常 千万元经营性负债消失

[2017-10-26 09:15:36] 来源:东方财富网 编辑:佚名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江苏伟康洁婧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伟康医疗”)是一家生产鼻氧管、吸痰管、吸引管、导尿管、引流袋等一次性医用耗材的企业,今年9月底报送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A股上市。  招股书中,伟康

  江苏伟康洁婧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伟康医疗”)是一家生产鼻氧管、吸痰管、吸引管、导尿管、引流袋等一次性医用耗材的企业,今年9月底报送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A股上市。

  招股书中,伟康医疗自称是高新技术企业,对此说法,《红周刊》记者在梳理其披露的相关信息时发现,该公司近3个会计年度(2014~2016年)研发费用合计总额1368.50万元仅占营业收入合计总额57803.80万元的2.37%,此外,伟康医疗也只是在2015年和2016年营业收入才超过2亿元。

  根据《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规定,企业只有满足“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近三个会计年度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同期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不低于3%”的规定才能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而就伟康医疗近三个会计年度的研发费用总额占营业收入总额的2.37%比例看,显然是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要求的。让人疑惑的是,伟康医疗是通过什么手段成为高新技术企业的呢(2015年至2017年)?

  当然,有关高新技术企业资质问题并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本文着重探讨的是伟康医疗库存、现金流和负债上的异常现象。

  库存数据异常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伟康医疗的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的合计金额分别是908.36万元、1142.99万元、1113.61万元和1307.94万元,其增减情况分别有234.63万元、-29.38万元和194.33万元,表面上看似乎看不出什么异常,但如果将库存商品、发出商品与产销情况作对比,库存增减的异常便悄然显现。

  在招股书中,公司一共披露了13种主要产品的产销情况,整体上看,产量和销量都很大,但期末库存较少,而且呈现单位价值低且数量多的特点。《红周刊》记者发现,虽然单独看每一种产品,各自对库存的影响都不大,但是加总之后,则差异就非常明显了。

  以主要产品“吸引管”为例,在报告期内,其产量分别有1268.78万支、2339.92万支、2655.59万支、1572.51万支,而销量分别有1149.34万支、2256.80万支、2503.56万支和1450.27万支,由此可知,“吸引管”产品的产量比销量多了119.44万支、83.12万支、152.03万支和122.24万支。在正常情况之下,这部分生产了而还没卖出去的产品将进入库存,使得库存商品(包括发出商品)增加相应的金额。

  根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吸引管”产品的单位成本分别是每支1.88元、1.52元、1.47元和1.60元。结合单位成本和产销量之差,就可知道这种产品在报告期内对库存增减金额的影响,也就是使得库存分别增加了224.55万元、126.34万元、223.48万元和195.58万元。

  用同样的方法,“换药包”产品在报告期内的产量为261.19万个、265.01万个、311.25万个和143.97万个,而相应期间的销量分别有222.95万个、264.24万个、303.28万个和139.04万个,由此得知产销之差有38.24万个、0.77万个、7.97万个和4.93万个,再结合单位成本每个3.50元、2.54元、2.73元和2.76元,最后也能测算出这种产品对库存的影响金额分别有133.84万元、1.96万元、21.76万元和13.61万元。

  同样的,如附表所示,通过13种产品的产量、销量、单位成本数据,得出各产品对库存增减金额的影响之后加总起来,可以知道合计使得库存商品(含发出商品)的增减金额分别增加了636.40万元、162.47万元、269.11万元和217.82万元。

  可让人奇怪的是,伟康医疗在招股书中披露,报告期内库存商品有890.53万元、592.42万元、630万元和688.37万元,同时,发出商品有17.83万元、550.57万元、483.61万元和619.57万元。由此可知,包括发出商品在内的库存商品在报告期内的增减情况是234.63万元、-29.38万元、194.33万元。

  把测算结果和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作对比,发现2016年的库存金额理论上应当增加269.11万元,可实际的披露结果却是减少了29.38万元,竟然存在298.49万元的差异。而在此之前的2015年和此后的2017年1~6月也有差异,或许这是核算误差和非主要产品的影响所致,但不管怎么说,2016年出现了这么大的差额,还是需要公司予以相应解释的。

  诡异的现金流

  伟康医疗的库存增减金额存在无法解释的异常情况,那么与之紧密相关的营业收入、收款方面是否也存在值得探讨的地方呢?

  招股书披露,伟康医疗2015年的营业收入有20102.63万元,考虑到约有一半是内销收入,另一半是增值税免抵退的出口收入,因此,含税营业收入大约有21811.35万元。而这年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2012.25万元,相比之下,含税营业收入比收到的现金要少200.89万元。这就是说,公司在2015年的销售不但都收回了现金,而且还有额外的现金流入,从财务勾稽关系看,多流入的现金一般情况下是资产负债表中应收账款的减少或者是预收款项新增所致。

  实际上,2015年的应收账款余额3444.35万元(没有应收票据)相比上年末的3977.34万元确实是减少了,只不过,减少的532.99万元远远超过了前述的200.89万元的金额。而与此同时,预收款项余额也从上年末的329.94万元大幅增加至本期的1338.49万元,新增1008.56万元。应收和预收的双双变化,使得现金流入了1541.55万元,即便是考虑了前述200.89万元的差额,仍有1340.66万元的现金流入不知去向。

  2016年的情况与2015年类似,这一年营业收入为21490.78万元,考虑到约有一半是包含17%税率的内销收入,其含税营业收入达23317.45万元,相比同年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22882.52万元要多出434.97万元。意味着2016年的销售仍有400多万元未以现金方式收回,需要形成相同金额的经营性债权。

  资产负债表中,2016年应收账款余额为3708.96万元,应收票据余额为10.55万元,合计数跟上年末合计3444.35万元相比,新增275.17万元,这个结果与前述的434.97万元差额对冲,仍有159.8万元债权未被体现,按理说这很可能是其预收款项出现了减少。可事实上,2016年末的预收款项余额2160.39万元相较上年末的1338.49万元不仅没有减少,相反还新增了821.90万元。如此变化的结果是,含税营业收入和现金流量之间的差额进一步扩大到981.70万元,这又是为什么呢?

  消失的负债

  在招股书中,伟康医疗虽然没有直接披露报告期内的采购总额,但根据主要原材料的采购金额及其占采购总额的比例还是可以测算出报告期内的采购总额,而将测算出的采购总额与应付账款等项目数据作进一步对比,《红周刊》记者发现,公司存在大额应付账款莫名减少的现象。

  报告期内(2014年至2017年1~6月),伟康医疗对主要原材料的采购金额为4764.44万元、5903.60万元、5725.99万元和3623.54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68.77%、73.94%、70.73%和76.83%,由此可推算出,报告期内各期采购总额分别为6928.08万元、7984.31万元、8095.56万元和4716.31万元。考虑17%增值税率的影响,各期的含税采购总额应分别达到8105.85万元、9341.64万元、9471.81万元和5518.08万元。在这样的采购规模下,伟康医疗用于采购的现金支出,以及所承担的经营性负债会呈现怎样的结果呢?

  2015年,伟康医疗用于采购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有 9328.25万元,与同期的含税采购总额9341.64万元金额相近,仅相差13.40万元,由此可以看出在这一年中,公司的采购支出基本上都支付了现金,经营性负债不会出现明显变化。

  但事实上,该公司2015年年末应付账款余额4547.52万元(没有应付票据)相比上年末的5804.41万元减少了1256.89万元;115.89万元预付款项余额也相比上年年末的159.12万元出现43.23万元的减少。整体核算,可以发现在现金流量一定的情况下,公司在这一年中存在超过千万元的经营性负债减少的现象,仅从财务勾稽关系看,这是非常奇怪的。

  2016年也出现了相似的情况。这一年的含税采购总额9471.81万元与“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9326.13万元相比,现金支付存在145.68万元缺口,意味着,公司应该有一定经营性负债增加。

  可实际上,2016年年末的应付账款余额却由上年末的4547.52万元减少到当期的3624.03万元(没有应付票据),不增反减,减少了923.49万元,而预付款项余额虽有变化,但减少额度也仅有7.73万元。综合来看,伟康医疗在2016年同样存在超过千万元的应付账款莫名减少的情况。

  在现金流量表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项数值一定的情况下,公司连续2年出现超过千万元经营性负债减少的现象,这难道是伟康医疗在这2年中出现了大量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在建工程等非流动性资产的购置,从而导致其资产负债表中相关项目数值出现大幅减少?

  招股书中,公司并没有披露报告期内非流动资产的具体增减金额,仅披露了“重大资本性支出”的情况,分别为787.85万元、1115.13万元、3098.55万元和963.94万元,而同期“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项则分别为1395.45万元、4752.98万元、4415.42万元和955.44万元。两组数据对比可见,2015年和2016年的重大资本性支出比同期现金支付要少3637.85万元和1316.87万元,这种情况意味着这两年非但不会形成负债,反而会导致经营性负债减少。对冲过后发现,相较2016年数据的接近,2015年却仍有数千万元的差异不能得到解释。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为您推荐

Žɳ_Žɳַ_Žɳ Žɳ_Žɳַ_Žɳ Žɳ_Žɳַ_Žɳ Žɳ_Žɳַ_Žɳ Žɳ_Žɳַ_Žɳ Žɳ_Žɳַ_Žɳ Žɳ_Žɳַ_Žɳ Žɳ_Žɳַ_Žɳ